文 | 清和  智本社社长

编者按:北京时间本周四,美联储公布1月利率决议,维持联邦基金利率在0-0.25%不变。不过,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放“鹰”,暗示3月结束资产购债并加息,同时缩表也将随后跟进,强调“接下来每次会议都有加息的可能性”。货币紧缩将成为今年全球经济的最大“灰犀牛”。加息和缩表是否引发资产价格暴跌?新兴国家是否爆发债务危机?特整理货币专题供社友阅读。

2022年,开年第三周,可谓中国央行“超级周”:一周两降息,央行打明牌。

1月17日,央行降息,下调7000亿元1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和1000亿元7天期逆回购利率各10个基点;20日,央行再降息,将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从3.8%下调至3.7%,五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从4.65%下调至4.6%。

1月18日,央行高层在新年首场新闻发布会上表态直接:充足发力,把货币政策工具箱开得再大一些,保持总量稳定,避免信贷塌方;精准发力,要致广大而尽精微,金融部门不但要迎客上门,还要主动出击;靠前发力,前瞻操作,走在市场曲线的前面,及时回应市场的普遍关切。难得央行打明牌,意思就是:开闸放水,送水上门,挽救信心。

国家统计局刚发布了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总量超过114万亿元,同比增长8.1%,两年平均增长5.1%。数据看起来不错,央行为何还要连续降息,提振信心?今年是全球央行加息之年,美联储正加速缩减购债,预计提前加息,那么中国降息空间有多大?存在哪些挑战?与降息相比,减税是不是提振市场信心、增加家庭收入更好的办法?

本文从降息和减税两个角度探索今年有效的宏观经济政策,以及如何提高普通家庭的收入。

本文逻辑

一、降息与结构

二、信心与减税

三、收入与福利

【正文7000字,阅读时间25',感谢分享】

降息与结构

在全球范围来看,加息是今年经济的最大灰犀牛。加息到底是抑制泡沫,还是刺破泡沫,这是难以预测的。

2021年底,中美两国的货币政策开始相向而行。美联储加速缩减购债、准备加息,中国两次降准一次降息。进入2022年,美国通胀持续高涨,美联储提前加息已摆在桌面;而中国央行立即两次降息,直接打明牌,要求水龙头开大点、送水上门。这是为什么?

这是受内外两个因素影响。

先从美联储说起,美联储这轮加息动作――提前到何时加息、力度多大、加几次息,几乎决定着今年全球金融市场走势,影响着全球主要国家的货币政策、资产价格以及家庭财富。这就是我经常所说的:如今的世界经济是美联储计划经济,是法币统制经济。

我之前预计美联储会在2021年终结量化宽松,第四季度启动耶伦式加息,开始货币政策温和大转弯。但是,美联储没有这么做。鲍威尔将充分就业目标置于通胀率之前,并且重新定义了充分就业和通胀率。美联储在充分就业目标中加入了“不平等”的内涵,确保非白人及弱势群体的充分就业;同时将通胀率2%的目标修改为长期目标,放任通胀短期高企。

表面上看,鲍威尔试图通过宽松政策来度过疫情危机(类似于战时货币政策),保障就业、收入和家庭补贴的发放。实际上,美联储正在偏离和篡改央行的使命与职责,他们试图剔除沃尔克和弗里德曼的遗产。危机后“三杰”伯南克、耶伦和鲍威尔,他们在货币政策上更加忽视沃尔克建立的通胀目标,在理论上抛弃弗里德曼的“通胀即货币现象”的判断以及控制货币总量的货币数量论。他们更加相信现代货币理论,认为70年代的滞涨危机是布雷顿森林崩溃的结果,而不是货币超发引起的。鲍威尔认为疫情期间的通胀是暂时的,否认工资-物价螺旋,更关注供给制约、供应链问题对通胀的作用,而不是货币超发。他们使用的是现代货币理论,盯住的是美债收益率曲线,只要曲线可控,即可继续超发货币、政府持续借钱,以实现充分就业。

但是,鲍威尔失算了,遭遇了经济规律的惩罚,即便不愿意承认弗里德曼的通胀解释,也不得不重拾沃尔克遗产。2021年12月的消费价格指数达到7%,创下了沃尔克时代以来的最高水平。如果今年通胀率继续维持在6%以上,那么鲍威尔将无法完成长期通胀率(2年)控制在2%以内的目标。美联储错失了最佳紧缩时机,货币政策温和调整可能演变为紧急转弯。鲍威尔不得不提前加速缩减购债,在今年3月份终结量化宽松。在高通胀下还继续放水,美联储遭受各种指责,必须提前把水龙头关上。

接下来,何时加息、加几次息,取决于两个关键指标:通胀率和资产泡沫风险。这两个指标定然掣肘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加息抑制通胀但可能刺破资产泡沫,推后加息保护资产泡沫但助长通胀。但是,如果非得二选一,美联储一定会先解决通胀。近期,鲍威尔在国会连任听证会上表态:美联储将避免高通胀变得根深蒂固。为什么说根深蒂固?其实就是沃尔克遗产。当面临高通胀和经济萧条时(沃尔克时刻),央行该怎么办?当年沃尔克的成功经验告诉世人,牺牲经济和就业(包括刺破泡沫)也要先把通胀控制住――尽管鲍威尔不想重拾这份遗产。因为只有控制了通胀,被扭曲的价格才能回归正轨,自由价格才能发挥信号传递、供需调节、奖励与惩罚的作用,经济才能逐渐复苏。

除了加息,还有缩表,也就是美联储卖出国债和住房抵押债券,回收更多的美元。如今,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非常庞大,是疫情前的两倍多,是雷曼破产之前的十倍。缩表瘦身可以为下一次扩表创造一些空间。

今年美国通胀率如果持续在6%以上,美联储将提前加息、叠加缩表,刺破资产泡沫是大概率事件。资产泡沫风险一个关键性指标是美债收益率。加息使得流动性减少,缩表是美联储直接卖出国债,都会导致美债收益率飙升。通常,联邦基金利率上升与美债收益率上升是同步的。为了获取短期融资,美国财政部一般会提高1年期的国债利率。联邦基金利率上升与一年期国债利率上升也是一致的。当一年期国债利率超过十年期国债利率时,就出现倒挂现象,预示着风险信号。目前,二者利差缩小到1.3%,对加息和缩表形成制约。而且,今年美国国债供给规模大,债务上限提高到2.5万亿美元。加息和缩表容易加剧美债收益率上翘。美债是全球金融资产之锚,如果美债收益率飙升,金融市场动荡不安,可能刺破股票泡沫。

当美联储加速紧缩时,新兴国家也面临巨大的货币及债务风险。新兴国家的风险主要来自几个方面:美元升值,本币贬值,资本外流,汇率崩盘,资产泡沫崩溃;美债利息增加,外债负担增加,债务危机爆发;美元升值,资源价格下跌,能源出口国创汇能力下降,汇率动荡直至崩溃;美联储加息,央行跟随加息,内部融资成本上升,资产价格崩溃,债务负担增加直至债务危机爆发。

基于美联储的加息预期,中国的降息窗口期正在缩小,央行决定立即降息,避免与美联储加息直接对撞。这就是中国今年降息的外部原因。

但是,实际上,中国货币市场的问题不是总量问题,而是结构和效率问题。如今,中国的社融增速如果低于10%,广义货币增速低于8%,市场的流动性就会非常紧张。但这个货币增速其实很高了,而且总量本来就很大,为什么市场还感觉缺钱?

资金配置存在结构性问题,商业银行系统的配置效率不足。不需要资本的央企及大企业获得大量的信贷,一些有信用的中小企业和实体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一些大企业获得大量的贷款后对关联企业放贷,充当了“二房东”的角色。比如,一些国有投资公司给关联的几百家公司贷款。又如,一些大型制造企业一边拖延供应商的货款一边向供应商贷款。现在市场上的中小企业确实很缺钱,央行官员也提示避免信贷塌方。但问题不在总量,而是不均衡和效率不足。央行官员强调精准发力,要致广大而尽精微,送水上门。但信贷配置关键还得靠利率市场。

今年美联储将进入紧缩周期,中国在总量上扩张的空间有限、风险加大。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联储度过了昏庸13年,没有真正意义上加过息,联邦基金利率最高也就到2.5%。这给新兴国家提供了信贷过度泛滥、债务过度扩张、资产过度膨胀的机会。如果美联储这次被迫认真加息,把联邦基金利率逐渐提高到4%以上,新兴国家的这种机会就会转变为危机。如果货币增速长期高于经济增速,这种泡沫经济在紧缩时代可能破灭。如果美联储快速紧缩时,新兴国家还继续宽松,那么资本外流、本币贬值的风险大大增加。以房地产为例,按照过去宽松政策与信贷结构,大量资金流入房地产导致资产泡沫。后来,卡住流动性立即陷入债务危机。如今,降低五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又担心资产泡沫在紧缩时期再度膨胀。

新兴国家必须尽快摆脱靠货币超发度日的方式,努力找到过紧日子的方法。中国必须摆脱对货币总量的依赖,但要解决货币总量问题就必须解决资金配置效率问题,要解决配置效率问题就必须推动商业银行和利率市场化改革。让自由竞争的商业银行和价格自由的利率市场来配置资金。只有配置效率提升,中国央行才能关上水龙头,与世界经济一起进入紧缩时代。

信心与减税

为什么中国还要降息?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超过了114万亿元,同比增长8.1%,两年平均增长5.1%。数据上看还不错,但是市场反应不强烈,很多人反应没感觉,收入没有明显增加。这里面隐藏的一个问题是当前的市场信心。

去年底,高层会议强调中国经济面临三重压力: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其中,预期转弱是当前货币政策颇为关注一点。央行高层直抒心意:一年之计在于春……及时回应市场的普遍关切,不能拖,拖久了,市场关切落空了,落空了就不关切了,不管切就“哀莫大于心死”,后面的事就难办了。

什么信号能够反应市场信心?生产总值吗?不是,总量数据很难反应微观信息。美国经济增速达到4%基本实现充分就业了,中国经济增速在6%,依然还有非自然失业。经济增长是一回事,普通家庭收入能否增加是另一回事。真正能反应微观经济,包括市场供给与需求、企业投资信心、家庭消费信心、市场预期,是什么?价格,真实价格,而不是名义价格。价格是所有交易者的主观想法的结果,是唯一能够收集市场分散信息的机制。

目前,很多价格并不是完全自由价格,比如利率和汇率,无法释放准确的信号(供需、风险与信心)。消费者价格指数一定程度上还能反映消费品的供需状况、普通家庭消费信心与实体企业投资信心。2021年12月的中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1.5%,环比下降0.3%。消费品价格反映家庭有效需求不足。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2.5%,两年平均增长3.9%。12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7%,扣除价格因素,同比增长只有0.2%。

央行试图通过提前加大总量、精准发力,来扭转市场预期,提振家庭消费和投资信心。可以这么说,当前,中国市场非常需要信心。但是,如何提高市场信心?

凯恩斯非常看中市场信心。一战后,英国经济陷入长期低迷,他呼吁政府主动投资提振企业投资信心,鼓励家庭主妇积极消费。后来,美国经济学家阿克尔洛夫、席勒等新凯恩斯主义者从心理学角度分析政府提振市场信心的作用。

,

环球ug平台卖分www.ugbet.us)开放环球UG代理登录网址、会员登录网址、环球UG会员注册、环球UG代理开户申请、环球UG电脑客户端、环球UG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央行印钱、政府投资,到底能否提振市场信心?

凯恩斯主义者认为,在经济萧条时,企业减少投资,政府主动投资,银行减少贷款,央行直接贷款,通过公共信用扭转信心下滑,降低市场的盲目性和非理性。他们认为,货币幻觉长期存在,人们根据名义价格决策,因此可带动私人投资和消费增加,

宽松政策短期内可以提振市场信心,推动价格上涨,刺激产能扩张,带动投资增加。但是,弗里德曼等经济学家认为货币幻觉不会长期存在。人们很快意识到,价格上涨只是名义价格上涨,并非实际价格,原因是市场的真实需求没有增加。企业按照实际价格决策,会迅速缩减产能、解雇工人,宣告刺激政策无效。当经济萧条时,以制造短期货币幻觉的方式,刺激企业扩张投资,鼓励普通家庭扩张消费,这种提振市场信心的方式是非常危险的。这导致企业集体误判,家庭过度消费,增加债务风险。

不过,凯恩斯主义者提到一个重要问题:政府也是市场主体的一部分,它有信用也有财政,可以投资也可以消费。在经济萧条时,政府利用自己的信用适度举债,扩张财政增加投资或消费,怎么就会增加通胀?如果市场学说是可靠的,那么政府为何不能按照自我利益最大化的方式行事?

假如政府是物业管理公司,国家治理是物业管理市场,以上观点是完全成立的。其实,政府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消费、投资和举债,但是有一个前提,国家治理必须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各国政府必须是竞争性政府。

在真正的全球化时代,信息、资本、尤其是人力,在国际上完全自由流通;各国政府相互竞争,实施竞争性税率,提高国家治理效率,提供优质的公共用品,同时降低债务规模,来吸引企业、人才与资本;央行与其它国家的央行,以及一些私人银行,相互竞争,提高货币信用,维持货币价格稳定。当经济萧条时,各国竞争性政府就会根据利益最大化来决定是否举债扩张投资,竞争性央行同样根据利益最大化来决定是否印钞提振信心。

当前,这种国际自由市场的条件不具备,政府举债和央行扩张货币都是软约束,没有市场价格和风险机制的硬约束。怎么办?

市场信心是自发自生的,但是个体的信心在“反身性”的作用下会相互影响。如果市场信心被政府提振,一定是政府做对了什么。比如,政府提供稳定的政策预期,推动商业银行和利率市场自由化改革,加大国资的社保基金划拨力度,大规模地减税降费降社保。

在所有行动中,政府深化改革、建立制度、稳定预期,对市场信心的提振是最大的。如果说改革远水解不了近渴,那么大规模减税是有效之策。

当经济下滑时,政府财政收入也跟着下降,债务负担增加,这时减税好还是加税好?这就是当年里根总统面临当情况,我称之为里根时刻。里根总统在1981年减税,但第二年,经济严重下滑,政府赤字扩大。怎么办?里根还适度加了一点税,但其执政八年还是降低了税率。当里根时刻出现时,政府要顶住压力坚持减税。只有减税才是让利于民,才能切实地增加家庭收入,提振投资信心、消费信心和市场预期。随着经济复苏,税基扩大,政府财政收入增加,才能真正化解债务危机。

我们复盘美国滞涨危机时的货币与财政政策。当经济下滑与通胀高企同时出现时,美联储的宽松政策及不坚定的政策都失败了,最终沃尔克的高度紧缩政策平复了市场价格;美国联邦政府的加税政策和价格干预政策也失败了,最终里根的减税政策提振了市场信心,扩大了市场供给,美国经济走出了滞涨危机。

当下,全球宏观经济与市场信心不稳定,通胀高企或资产泡沫膨胀,债务风险重重,货币政策当以紧缩为主,以抑制通胀和资产泡沫;同时,削减财政扩张规模,大规模减税降费让利。

1月19日的国务院常委会指出,减税降费是直接、有效、公平的惠企利民政策。决定在前期已对部分到期税费优惠政策延期的基础上,再延续执行涉及科技、就业创业、医疗、教育等另外11项税费优惠政策至2023年底。

1974年12月,美国深陷滞涨泥潭,供给学派成员万尼斯基在《华尔街日报》上推出了自己的专栏,专栏的标题是“正是减税好时节”,撰写了一系列从蒙代尔那里学来的减税主张的文章。如今,在疫情危机之下,“正是减税好时节”,颇为应景。

收入与福利

每当经济下滑时,经济学家和经济决策者都在想办法提振经济。但是,很多建议和政策是不是需要回归本源问题:经济增长的目的是什么?

经济增长不是目的,经济增长的目的是个体收入和家庭福利的增加。任何政策最终都要思考这个问题:它是不是促进了个体收入的增加?超发货币刺激经济,是否增加了普通家庭的真实收入?信贷扩张推动房价上涨,是增加还是削减了普通家庭的收入?减税增加家庭收入还是加税增加家庭收入?央企利润大规模增加是否促进了普通家庭财富的增加?

2021年,中国经济一个明显的结构性问题是上游热、下游冷、中游挤压。上游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价格无法顺畅地传递到下游,ppi与cpi的剪刀差巨大,剪掉了中游的利润空间。有些人认为,上游涨价无法传递到终端市场,没有引发通胀,保护了普通家庭。这种观点只看到了表面。价格传递顺畅是通胀,价格传递不畅是滞胀,滞胀比通胀更加糟糕。为什么价格传递不畅?主要是普通家庭的收入无法支撑价格上涨,实体经济萧条,家庭收入更难提高。

家庭收入是经济良性循环的基础。一个藏富于民的国家,根本不需要担心经济下滑,也不需要担心老龄化、低生育。反过来,如果家庭收入增速长期低于经济增速,那么,最终经济定然失速;如果经济增速又长期低于货币增速,那么,泡沫危机爆发是必然的。

上游领域存在大量的央企和国企,受惠于价格上涨,利润大幅度增加。2021年是央企历史上收益最好的一年。国资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中央企业实现营业收入36.3万亿元,同比增长19.5%,两年平均增长8.2%;实现利润总额2.4万亿元,净利润1.8万亿元,分别同比增长30.3%和29.8%,两年平均增速分别为14.5%和15.3%。央企的收入和利润增速均超过经济增速和家庭收入增速。

接下来的问题是,央企收入如何惠及中国广大普通家庭?

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央企的利润和资产充实国家社保基金,让央企和国资的经济成果惠及广大普通家庭,同时解决目前最为急迫的社保亏空和养老保障问题。

最近几年,国企的税后利润上缴比例已大幅提高。其中最高执行标准的烟草企业,收取比例达到25%。而石油石化、电力、电信、煤炭这些资源型企业,收取比例则为20%。不过,与其它国家相比,利润上缴的空间还很大。比如,意大利国企利润除去15%作研发基金和20%留存企业做储备金外,其余65%的利润需上缴给意大利政府;瑞典国企上缴给国家的利润占比约为43%。

2017年,国务院出台关于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的通知,确定划转比例为企业国有股权的10%。截至2020年底中央企业已划转国有资本1.21万亿元。随着老龄化加剧,社保基金缺口压力越来越大,国务院强调还将加大国资划拨社保基金的力度。疫情之下,央企收入和利润增速,超过普通家庭增速,也超过政府财政收入增速。作为国之重器、民之财富,央企国企理应肩负重任,为政府分忧,为家庭保障。如今,央企提高利润上缴比例和资产划拨比例,是解决社保基金亏空最直接的方式。

央企和国资解决社保问题,实际上为广大普通家庭增收。政府可以降低社保缴纳比例,切实降低了企业的成本,激励企业增加投资;减轻了年轻人的负担,激励普通家庭消费。社会保障提高,年轻人和老年人都更敢消费,可以促进经济增长和家庭福利增加。

除了社会保障,另外一大民生问题就是住房问题。过去十多年,房价迅速增长,房地产出现泡沫化,住房成为了普通家庭的最大成本。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21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4100元,其中人均食品(包括烟酒)支出7178元,占比29.8%;人均居住支出5641元,占比23.4%。居住和食品占据了居民消费支出的大头,超过50%。数据显示,全国平均来看,2020年我国商品房房价收入比达到9.2。其中,深圳房价收入比为全国之最,达到惊人的48.1,三亚、厦门紧随其后,也超过了30。

如何降低家庭住房成本?

解决住房问题,我们本应该是有国有土地优势的。新加坡就是使用国有土地解决住房问题的典范。新加坡同样是土地国有制,其政府利用其强制征地权,发展福利房模式,为公众建设、提供组屋,即廉租房和廉价房,超过80%的家庭居住在政府提供的福利房里。不到20%的家庭住房交给市场,通过购买或租赁私人住宅来实现。

政府提供的廉租房租金低,租金普遍低于家庭收入的10%;而廉价房对于普通新加坡家庭来说,也不会构成过高的负担。以2017年的数据来看,两房的廉价房新房,面积46平的,总价格在11万新元,相当于50万人民币。对应的月收入是3500新元,普通家庭3-4年便可以买得起新组屋。

中国城市的土地都是国有土地,政府完全可以利用国有土地大规模建设福利房,解决普通家庭最为重要的住房问题。住房问题解决了,住房成本下降了,家庭收入自然增加,随之而来的是投资、消费和经济的增长。

总结起来,政府提高普通家庭收入三大有效措施:一、提升央企利润和国资的划拨比例,用于充实国家社保基金,解决普通家庭的社保问题;二、地方政府利用城市国有土地大力建设保障性住房,解决普通家庭的住房问题;三、减税降费降社保,增加家庭收入,提振投资与消费信心。

最后,有人会提出一个好问题:家庭增收不是靠市场吗?都靠政府解决,政府债务怎么办?

我们需要思考一个问题:自由市场促进家庭增收的逻辑是什么?那就是,自由价格的资源配置效率更高。减税让利于民,国资充实社保,国土解决住房,就让更多的资源流入普通家庭,让市场配置更多资源,促进经济增长和家庭福利增加,最终政府税收收入也增加。

当下,正是减税好时节!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智本社。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usdt收款平台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环球ug平台卖分:【货币专题】美国加息,中国降息
发布评论

分享到:

嘉兴新闻专题:为什么说5万本金以下穷人玩股票一般都会赔?那是因为他们连“集合竞价高开5%”意味着什么都不了解
3 条回复
  1. USDT法币交易API(www.caibao.it)
    USDT法币交易API(www.caibao.it)
    (2022-03-14 00:14:47) 1#

    欢迎进入Allbet Gmaing开户(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ce}、Allbe代理

  2. 、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宇宙无敌一级棒

  • 新2查账((www.hg9988.vip)
    新2查账((www.hg9988.vip)
    (2022-03-27 00:21:25) 2#

    挺好,再多一些特点

  • www.caibao.it
    www.caibao.it
    (2023-01-18 00:06:39) 3#

    Chương trình sẽ sử dụng các tiết mục trình diễn nghệ thuật kết hợp đa dạng giữa âm nhạc, múa nghệ thuật, thơ, kịch hát. Các ca khúc ca ngợi quê hương đất nước, các ca khúc về Nghệ An, Truông Bồn sẽ được thể hiện bởi những nghệ sĩ gắn bó với mảnh đất miền Trung như NSƯT Phạm Phương Thảo, Bùi Lê Mận, Anh Thơ…喜欢这种类型的。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